要闻天下 禾评
即时报 快报 通讯员
专题 观点
视频一线 访谈
嘉兴发布
APP客户端
科技 旅游 金融
健康
旅游杂志 酒店
商业资讯
 
嘉兴新闻| 即时报| 快报| 通讯员| 时政经济| 县区| 专题
您所在的位置: 房产频道 >正文
海宁查氏:家训代传,文脉不绝 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 2019-04-25 14:08:0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举报

      2005年海宁查氏21人到江西婺源寻根

      曲水柔肠的江南,自古多高门巨族,历世代传承,子嗣后代或出将入相,地位尊崇,或饱读诗书,满腹经纶。

  嘉兴居江南腹地,明清之际,经济繁荣,称“浙西首蕃”。海宁查氏、陈氏、海盐钱氏、平湖陆氏、嘉兴沈氏……

  一众世族大家隐逸粉墙黛瓦之中。

  他们多耕读传家,从文化之兴到科举之荣,再到仕宦之显,他们讲究修身齐家之道,心怀治国平天下之志,坚持德教为先,注重家族成员的伦理行为规范——出仕,为官清正,造福百姓;居乡,热衷公益,乐善好施;居家,崇文厚德,谦恭礼让。

  这些世族大家为何长盛不衰?

  曾著有《明清两代嘉兴之望族》的潘光旦以为,凡是世家,“都有血缘上的活力”。中国传统文化历来重视家风门楣,由一族之家风家训,或可窥其一脉相承的血脉活力和内在力量。 

查澄家训

  我今年老,戒尔诸孙:凡为童稚,读书为本。勤俭为先,兼知礼仪。及其成人,五常莫废,出则有方,入则孝悌。兄弟之间,本同一气,切勿相争,自相弃矣。妯娌之间,纺织为最,虽云异姓,和如姐妹。

  戒尔子孙:毋贪于酒,酒能乱性,亦能招祸;毋贪于色,色能丧身;毋学赌博,赌则败家;毋好争讼,讼则受辱。凡此四事,警之戒之。

  和于邻里,睦于亲切。择良而交,见恶责己,毋堕农事,毋失祖业,顺之则行,逆而则止。言必择善,行必和缓,毋以暴怒,招其祸衍。

  食但充口,毋贪美味;衣但蔽寒,毋贪绫绢。非礼勿取,量力节俭。凡使奴婢,亦当宽缓。凡此数事,斟酌而行。

  戒尔子孙,谨守良规,从之者昌,逆之者殃,成败之际,如在反掌。

  ——录自《查氏宗谱》

      查姓,春秋查延受姓肇始,至元末天下大乱之时,一支查姓族人由安徽(今属江西)婺源迁至海宁袁花,始迁祖为查瑜。或许查瑜也不会想到他的东迁造就了一个簪缨相继、文脉不绝的文化望族。

  海宁查氏,既有康熙御笔亲书“唐宋以来巨族,江南有数人家”的历史传奇,迄及近现代海宁查氏又有不胜枚举的名士俊杰:

  武侠小说宗师、杰出新闻学家、社会活动家查良镛(金庸);

  “百年中国第一诗人”、翻译家查良铮(穆旦);

  实业家、社会活动家查济民;

  ……

  是什么造就了海宁查氏?

  三世贫乐公查澄传下家训,此后,几乎代代查氏先祖都传下或长或短的训言,告诫子孙。或可从中窥斑见豹。  

耕读传家

  查澄家训以“凡为童稚,读书为本”“毋堕农事,毋失祖业”,确立了“耕读为务”的家训,特别是“读书为本”。

  海宁查氏耕读起家。查氏初迁海宁时,查瑜以教书为业,致力耕读,家业逐渐发达。

  直到五世查焕1490年考中进士,为查家登科甲第一人。明朝海宁查氏第七代修订家谱时,更确定了“秉志允大继嗣克昌,奕世有人济美忠良,传家孝友华国文章,宗英绍起祖德载光”为字辈取名,从书面上确立海宁查氏这带着浓厚儒家思想烙印的家风。

  查氏后人读书应举,代有人才。他们秉持“读书为本”的家训,不断将这一家训传递给后代,太和公(查秉彝)家训“不可不学,以延读书种子”,至明中叶后“令子文孙,咸能读书……于是循声政绩,儒林艺苑,磊落相望”。

  海宁查氏后人不负先祖厚望,大多勤奋嗜学,有成就者众多。

  查慎行家道清贫,读书却如饥似渴,分秒必争,他告诫子孙:“学未竟,日西入。明追今,终勿及。慢游者日失一日,敬业者不速而疾。”查嗣韩则“发愤诵习,十三年不拆家信。夜分欲睡,辄举火灼两臂,至无完肤”,甚至查氏的女子也多自幼饱读诗书。

  据赖惠敏《明清海宁查陈两家族人口的研究》统计,明清两代“查氏获得生员资格人数为800人,考取进士、贡生者共133人”。

  有明一代,查家中进士者28人,其中查秉彝、查志立、查允元祖孙三代连中进士,传为盛事。

  清代查家科甲更盛,有进士16人,举人59人。仅康熙一朝,查慎行与胞弟嗣瑮、嗣庭,堂兄嗣韩,堂弟查嗣珣、查云标,儿子克建,堂侄查昇、查祥,以及比他年幼的堂叔查洪(海宁查氏唯一的武进士)等十人中进士,查嗣韩、查昇、查慎行、查嗣瑮、查嗣庭、查祥都是翰林,特别是查慎行兄弟三人相继授翰林院编修,有“一朝十进士,兄弟三翰林”之称。康熙因而为查家题“唐宋以来巨族,江南有数人家”对联,并赐匾“嘉瑞堂”。

  查慎行,清代著名诗人,受学于黄宗羲,有《敬业堂诗集》50卷,颇有诗名,康熙帝亲题“敬业堂”赐之。赵翼、纪晓岚认为他的诗可与陆游并驾齐驱,袁枚《随园诗话》中对其诗歌的白描手法赞不绝口。围绕他与前辈查继佐(明末江南文坛名士),海宁查氏逐渐形成一个家族式的诗歌创作群体。

  金庸曾在《连城诀》的后记里记述,“我祖父此后便在故乡闲居,读书作诗自娱,也做了很多公益事业。他编一部《海宁查氏诗抄》,有数百卷之多……”海宁查氏诗歌作品的丰富可见一斑。

  金庸祖父查文清是海宁查氏最后的进士。1890年任丹阳知县,任上发生“丹阳教案”,他不愿无辜百姓获罪,扛下“纵逸”罪名,辞官返乡。

  查文清正是海宁查氏的典型代表,诗礼传家、科举入仕、为官清正、人格清贵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金庸与日本著名学者池田大作对话,提及对他影响最大的祖父查文清,“祖父设立了一座义庄,买了几千亩地收租,租金用于资助族中的孤儿寡妇,使他们能够平安过活,凡是上了中学、大学的人,每年都可以分两次领一笔津贴,如果有人出国留学,津贴的数额更大。”

  族内开办义学,劝学助学之风气由来已久。据查氏后人介绍,“义庄”明朝就有,鳏寡孤独都有救济,“尤其是读书,有不同的档次,张榜贴在祠堂里。受资助中了功名,有能力了要回报给家族。”生于1936年的查乾伯对此记忆深刻。查氏不仅有“义庄”助学,前辈对提携后辈人才也不遗余力。汪千里在《海宁世家》里记述查继佐每年都会在宗祠里对查氏子弟进行考试、指导。堂侄查嗣韩,虽家境贫寒,但潜力深远,查继佐便把他带在身边培养,查嗣韩不负所望,中了榜眼,成族内最高功名获得者。

  海宁查家因文而兴,也因文获罪。查继佐被无端牵扯进“明史案”,查嗣庭“科场案”获罪,累及族人。但查家读书之风不减,只是不再把重心放在科举上,而是专注文学,泽被后人。

  查慎行建有“得树楼”,与查家历代传下来的“澹远堂”“双遂堂”“查浦书屋”等,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家族图书馆。

  金庸曾说:“家中藏书很多,幼时虽然看不懂,但找书很方便,不仅有古书,还有新书。家人间的活动也很文雅,闲来多是下棋、看书。”

  如今,海宁查氏依然以读书为尊。

  查乾伯之子查律专攻书画,美术学博士,现任教于北师大书法系,硕士生导师。上世纪90年代初,查律曾想下海,“父亲知道后,告诉我,祖上读书为本,崇文不崇武,更少从商。”他才继续求学于南艺,国美和北大等国内知名学府,钻研书画。“查家经历‘科场’案仍然继续发展,就是家族内在强大文化基因的体现,实质上,这也正是家风家训在起作用。”

  查律最想教给孩子的也是读书。他觉得祖训传下来的都是儒家提倡的。当今时代,像勤俭为先、兼知礼仪,这些都有好的影响。

修身齐家

  海宁查氏对儒家文化,有着文化贵族的自我认同,历代家训对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这一儒家思想核心精神有着充分体现。

  在历代海宁查氏先祖的家训遗训中,几乎对子嗣后代的修身齐家之道,事无巨细地详细规诫。

  《海宁袁花查氏》作者汪千里认为,在家训中,查澄指明家族的发展方向是“读书为本”,兴家之道是男读女织“勤俭为先”,修身之道为“兼知礼仪”,并劝诫子孙四事警之戒之,“毋贪于酒”“毋贪于色”“毋学赌博”“毋好争讼”。

  此后,查益、查绘、查约、查秉直、查继佐、查慎行、查昇等均对查氏后人修身齐家留下严格而规整的家训。

  查氏家训特别强调慎独自律,宽以待人。查志隆要求后人“责己宜重以周,责人宜轻以约”;查祥提醒后人,“尽情话不可说,伤心事不可做。看得自己多不是处,便是老大进境;看得他人多不是处,便是老大退境。”

  查氏尤其重视礼教。查秉彝指出,“教幼先教学礼,毋使怠惰,自任己意”,后世查云标强调,“人而有礼也则荣,无礼则辱。家而有礼也则全,无礼则覆”,“礼根信而出,则礼非虚器。故人能守礼,又能主信,则立身之道尽矣,即保世延家之道亦尽矣。”

  查澄要求子孙“出则有方,入则孝悌”,后世查遊更指出“孝友乃以传家”。查氏孝子贤孙更是层出不穷。查嗣珣母亲生病,即“星驰归侍汤药,人以是称孝”;查嗣韩母亲失明,“每舐母目,失而复明,人以为孝感所致”;查嗣琪母亲生病,他“衣不解带者逾月,倚庐三年,笑不见齿”……

  查昇是清康熙年间三朝国史纂修官,善诗词,工书法,精小楷,得董其昌神髓,深得康熙帝赏识,入值南书房长达三十八年,康熙帝曾为其手书“澹远堂”匾。临终前,查昇对子女说,“尔辈男读书女纺织,还我澹远堂门风足矣!”查昇事亲至孝,他自幼家贫,跟父兄学习,18岁才去私塾读书,康熙二十六年(1687)考中举人,第二年中进士。此时,他39岁,父母年事已高,遂请假回家侍奉父母,假满后,也不肯回去,父亲强迫他才离去。父母去世时,他回家奔丧,凭棺恸哭,险些昏绝,“哭泣毁瘁之容,唁者所不忍见也”。

  查氏后人对先祖训诫身体而力行。实业家查济民将孔夫子教导弟子的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改为“修身、齐家、爱国、和天下”做座右铭,“我想这两句话今天完全可以用得上。人要严格要求自己,努力奋斗;要尊重婚姻、爱护家庭;要爱自己的国家,有能力就要奉献一点;要支持人类进步,推动世界和平。”他以为,“待人宽厚一点,待人好一点就是仁。人活在社会上必须彼此尊重、互相容忍……所谓‘为富不仁’,在中国传统社会是一件很差很差的事。”熟悉他的人,在他和家人身上看不到有钱人的骄奢跋扈,铺张浪费也是严格禁止,跟他们接触过的家乡人都觉得他们行事低调,“每次都悄悄来,悄悄回,不惊扰地方。”

  查氏后人在提及查氏家风时,常以查济民为例。

  查氏良字辈后人、《中华查氏总谱》浙江卷主编查杰慧觉得查济民低调、热心公益和教育,是海宁查氏家风的典型代表。1988年11月,查济民与查良镛(金庸)提出关于1997年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立法委员会的选举安排的“双查方案”,正是查氏爱国、爱和谐的体现。

  查乾伯觉得查家最突出家风除了崇文以外,朴素不奢华、兄弟姐妹和睦,互助;以孝为先;做人不忘本。“我们叫‘端本堂’,查氏家族根据分支不同,分为不同的堂,每个堂的堂名都是告诉下辈怎样做人,‘端本’就是我们这一支最主要的家风。”


     作者: 记者 陈苏     编辑:李雪琴     责任编辑: